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和雅文化 >> 附小历史

赵尧生川南师范学堂记

文章来源:附小在线   发布时间:2009/12/26 14:48:27   浏览量:[]
    真正的名校不是谁“封”的,也不是自己“吹”的。名校名校,著名学校。资格老,名师多,毕业学生有本事。个个说好,远近闻名。川南师范学校,就是这样的名校。

    川南师范是1901年全国首批开办的中等学堂;首任监督(校长)赵熙(尧生),是前清翰林学士,近代蜀中第一宿学,蒋介石进四川,也要向他问好;恽代英、吴子俊、阴懋德、何白李、谢守清,个个是师范。吴玉章、阳汉笙、曾润百、但懋辛、杨兆蓉、李琴鹤、刺杀摄政王的黄树中(复生),与彭家珍结伴炸死宗社贵胄首领良弼的陈葆镛(漱云),都是该校的学生。 

    川南师范开办之初,校址在考棚(今花园路)。水井沟新校舍落成,赵熙先生写了篇《川南学堂记》,记述校舍的建设,办学宗旨与规章,寄期望于莘莘学子,全文如下:

   光绪二十七年,善化(今湖南省长沙市)沈君秉权泸州,是时天子西巡(八国联军打进北京,慈禧、光绪逃跑去西安)未返。君急国之务,於是与州人中书高君楷商请永宁道,开建川南学堂,而推诸暨(今属淅江省)善培周君主其事。造士有程,简不肖有律,本中国先王之典,参以外国今行之法,屹然众志一新。乃举州人罗君忠浩督构大厦,用白金五千有奇,严冬大暑之中,殚力庶务,八越月而工完。

   呜呼!群公百瘁而成此堂,所望川南人士,举礼家三达德之要,师范方来。诸生必有深鉴于此旨者。天下大事,造士本于一乡,敢质言以瞻千世。

    赵熙先生说,为学要为上下古今之学,不能只求耳目尺寸,这叫做纵;当为大通世界之学,不能拘守方隅,这就叫横。纵是经,横是纬。所以取名“川南经纬学堂”。后来几经更名,叫做川南师范学校。从这样的办学宗旨出发,校门上镌刻了一副楹联:

合德智体而为士;

通天地人之谓儒。

    1930年,学堂迁往原盐道公署(今泸州市委党校),解放后迁去永丰桥,改名泸州师范学校。

    何白李先生在《川南师范学校史话》中说:20世纪30年代,“学校分设文史、数理和艺体3组(专业),入学考试要考两榜,初试与普通高中升学考试科目相同,及格后再复试。文史组复试再考国文,英文、历史、地理、国学常识与文学常识6科。入学后,外语要学英、日、法文3种外国文。3年之内,学习科目多达28种。其中‘文选’就分学术、美学、韵文、国语和应用文等6种。‘概论’之类的学科,也有文学、国学、史学、教育与科学等5种。此外还有伧理学、心理学、社会学、中国文学、教育心理学、新闻学、教育测验与统计学,以及中国文学史、中国历史、世界历史、中外地理、教育行政、教材与教法,甚至还有《马氏文通》。”

    这种两榜录取制,一直延续到解放。只是专业已调整为只设普师班和美师班。普师班文理兼修,培养小学文化课教师;美师班培养小学艺体教师。

    川南师范迁去盐道公署,水井沟老校舍改办为附属小学。20世纪40年代后期,我在那里上学的时候,进门是大个操场,每周星期四下午,全校学生吹洋号,打洋鼓,下洋操,演练分列式。放学前,要集合,值周生站在高高的司令台上喊口令,好不威风。宣布放学,一路纵队走出校门,在老师护送下回家。大操场司令台有两百多个平方米,事实上是个大院坝。再上方,是为纪念吴子俊先生而修建的“子俊楼”。楼上,是教室。底楼大礼堂里,徐悲鸿先生办过画展。星期六下午不上课[1],大扫除后,在礼堂里自排自演节目,最是热闹好玩。期终考试,集中在礼堂进行,不分班次混合编号。我作弊,就“铆起”,得零分,“请家长”!更讨厌的是星期一上午的“纪念周”,学生们站得泼烦,把当时国民党政府国歌的“三民主义,吾党所宗”唱成“蒜苗葱葱,五香豆腐干”来发泄。好得师长们假装听不见。礼堂后面是一排平房教室。再后面院墙外,就是北城小学,也就是现在的梓路小学了。

    川南师范学生有本事。远的我不知道。1949年毕业的女生匡正椿,解放后是湖北大学教授。中师生能在正规名牌大学作教授,这就是川南师范学校的办学水平!



[1]   当时,学校每周行课6天,只有星期日休息。